当前位置:首页 >网上学堂 >习经典

一起学《论语》|颜渊篇——齐景公问政于孔子

2019-07-15 10:45:00             比邻为美公号

  【原文】 

 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”公曰:“善哉!信如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虽有粟,吾得而食诸?” 

  【白话】 

  齐景公向孔子请教为政之道。孔子回答说:“君尽君道,臣尽臣道,父尽父道,子尽子道。”景公说:“说得好啊!确实如君不像君、臣不像臣、父不像父、子不像子的话,即使有米,我能够吃得到吗?” 

  【释词】 

  齐景公:姓姜,名杵臼,齐国之君。朱子:“鲁昭公末年,孔子适齐。” 

  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:君尽君道,臣尽臣道,父尽父道,子尽子道。按:两字连用,第一个作名词,第二个作动词,如“君君”解释为“君尽君道”或者“君像君”。第一个“君”是“名”,第二个“君”是“分”,处在什么角色中就要各守其职,各尽其道。 

  孔安国:“当此之时,陈恒(按:此处当为陈乞)制齐,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故以对。陈氏果灭齐。(《论语偶记》:陈恒制齐,在景公卒后七八年。)” 

  《论语后录》:“夫子以昭公之二十五年至齐,当景公三十年。是时,陈僖子乞专政,行阴德于民,景公弗能禁,是不能‘君君、臣臣’也。” 

  《论语述何》:“时景公宠少子舍而逐阳生,后阳生因陈乞弑舍而立,大乱数世,国移陈氏,是不能‘父父、子子’,以致臣得篡国也。夫子早见及此,故其对深切如此。” 

  善:好。 

  信如:确实像……的话。 

  虽:即使。 

  得:能够。 

  食:吃。 

  诸:兼词,“之乎”。 

  【先贤精义】 

  戴溪曰:齐自庄公之乱,又陈氏久专国政,无君臣之分久矣。景公之时,君臣父子之道皆失,故圣人之对及此。 

  《论语注疏》曰:此章明治国之政也。政者,正也。若君不失君道,乃至子不失子道,尊卑有序,上下不失,而后国家正也。 

  张栻曰:为政以叙彝伦为要。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,此彝伦所为叙也。虽尧舜之治亦不越乎此,贵于尽其道而已。 

  朱子曰:此人道之大经,政事之根本也。是时景公失政,而大夫陈氏厚施于国。景公又多内嬖而不立太子。其君臣父子之间,皆失其道,故夫子告之以此。景公善孔子之言而不能用,其后果以继嗣不定,启陈氏弒君篡国之祸。 

  《管子》曰:君不君则臣不臣,父不父则子不子。 

  《说苑》曰:此非一日之事,有渐以至也。 

  刘宗周曰:政有大纲,君臣父子是也。君尽君道,臣尽臣道,父尽父道,子尽子道,而政无馀蕴矣。虽然君仁则臣忠,父慈则子孝,故曰正心以正朝廷,正朝廷以正百官,正百官以正万民,远近莫敢不一于正,而无邪气奸于其间者,此政之说也。 

  杨氏曰:景公知善夫子之言,而不知反求其所以然,盖悦而不绎者。齐之所以卒于乱也。(郑汝谐曰:此所以死之日,民无德而称焉。) 

  徐英曰:《春秋》以正名分为要务,夫子之所以告景公者,即庄生所谓“道名分”也。 

  《史记》曰:夫《春秋》上明三王之道,下辨人事之纪,别嫌疑,明是非,定犹豫,善善恶恶,先贤贱不肖,存亡国、继绝世,补敝起废,王道之大者也。拨乱世反之正,莫过于《春秋》。为人君父而不通于《春秋》之义者,必蒙首恶之名;为人臣子而不通于《春秋》之义者,必陷篡弑之诛。夫君不君则犯,臣不臣则诛,父不父则无道,子不子则不孝。此四行者,天下之大过也。故《春秋》者,礼义之大宗也。夫礼,禁未然之前;法,施已然之后。法之所为用者易见,而礼之所为禁者难知。 

  《大学》曰:为人君,止于仁;为人臣,止于敬;为人子,止于孝;为人父,止于慈。 

  《孟子》曰:欲为君,尽君道;欲为臣,尽臣道。二者,皆法尧舜而已矣。 

  唐文治曰:《易传》言:“有夫妇然后有父子,有父子然后有君臣,有君臣然后有上下,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。”此天地之常经,人道之根本也。由此者,家盛而国兴;不由此者,家衰而国亡。 

  李炳南曰:陈氏灭齐,在景公时已见其兆,所以孔子示以根本之图。后世治国平天下的人果能力行孔子的人伦之教,自然绝其祸乱之源。 

  《四书解义》曰:此一章书见为政在于尽伦也。为政者必以敦伦为要也。 

  【附录】 

  陈祥道曰:景公之时,庆封灭崔氏,田鲍髙栾谋庆氏,而田氏又私其德于民,此臣不臣也。景公以少子荼为太子,而逐群公子于莱邑,而群公子皆亡于外,是子不子也。臣之不臣,以君之不君;子之不子,以父之不父,故孔子答以君则臣臣,父则子子也。 

  戴溪曰:昔景公欲用孔子,以尼溪之田封之。晏子沮之曰:“儒者滑稽而不可执法,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。今孔子盛容饰,繁登降揖逊之节,累世不能殚其学,当年不能究其礼。君欲用之以移齐俗,非所以先细民也。”呜呼!晏子知礼之可以已齐乱,而不知夫子之可以行礼也。使景公略知用夫子,则陈氏之乱,不动声色而齐可无事。今晏子之言及此,是亡齐者非陈氏也,晏子也。 

责任编辑:宋睿
相关阅读:

更多

中国孔子基金会微信

孔子网络台微信

孔子网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