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网上学堂 >习经典

一起学《论语》|颜渊篇——司马牛忧曰

2019-06-12 14:34:00             比邻为美公号

  【原文】 

  司马牛忧曰:“人皆有兄弟,我独亡。”子夏曰:“商闻之矣: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。君子敬而无失,与人恭而有礼,四海之内皆兄弟也。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?” 

  【白话】 

  司马牛忧愁地说:“别人都有兄弟,唯独我没有。”子夏说:“我听说啊:死生和富贵,顺由天与命。君子内心有敬而且行为上不放纵(守正),与人交往谦恭而且有礼,四海之内那就都是你的兄弟啊。君子何必担忧没有兄弟呢?” 

  【释词】 

  忧:担忧、忧愁。按:司马牛的兄长向魋,与弟子颀、子车,在宋作乱,出逃在外,有灭身灭族之祸。牛有兄弟如此,丧其宗族,且祸乱邦国,身死无日,故常以为忧。 

  《集说》:“以传考之:桓魋尝欲弑宋公而杀孔子,其恶著矣。其弟子颀、子车亦与之同恶,此牛之所以忧也。” 

  亡:同“无”。《义疏》:“牛兄行恶,必致残灭。不旦则夕,即今虽暂在,与无何异?故云‘我独亡’也。”郑康成:“牛兄桓魋行恶,死亡无日,我为无兄弟。” 

  商闻之矣:这些内容闻之于孔子。钱穆:“孔子卒在桓魋作乱后两年,子夏言此时,孔子当已卒。魋等或奔或死,牛身栖异国,故有独无兄弟之感。” 

  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:可以看作“死生富贵,有命在天”,即:死生、富贵,顺由天、命。朱子:“命禀于有生之初,非今所能移;天莫之为而为,非我所能必,但当顺受而已。”按:古人云“任命”,今人云“认命”,当可揣摩。 

  敬而无失:敬,内心要达到敬,即“修己以敬”。失,放失,即放纵不受约束;无失,亦可以看作“无失德”。按:不放纵,则行为不会有失而导致失德。 

  恭而有礼:恭要合乎礼,所以要“恭而有礼”。按:“恭而无礼则劳”。 

  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:做到忠信敬礼,人人皆乐与之为兄弟。任启运:“子夏盖言尽其在己。” 

  陈祥道:“处己敬而有德,则人宗之;与人恭而有礼,则人亲之。如此,则四海之内孰非兄弟也?” 

  【先贤精义】 

  《论语义疏》曰:司马牛忧,至弟(悌)也。为其兄桓魋有罪,故己恒忧也。所以孔子前答云君子不忧也,此所忧之事也。 

  《论语注疏》曰:人死生短长,各有所禀之命;财富位贵,则在天之所予。君子但当敬慎而无过失,与人结交恭谨而有礼。能此疏恶而友贤,则东夷、西戎、南蛮、北狄,四海之内,九州之人,皆可以礼亲之为兄弟也。 

  钱穆曰:《左传》桓魋诸兄弟为乱而败,魋奔卫,牛致邑与珪而适齐。魋后奔齐,牛复致邑而适吴。吴人恶之而返。赵简子召之,陈成子亦召之,因过鲁而卒于鲁郭门之外。牛之诸兄弟,全是戾气,惟牛凄然孤立,流离无归,忧可知矣。读此三章,孔子子夏当时师友诲导之情,千载之下,宛然可见。 

  戴望曰:牛以魋故,丧其世禄,出奔他国,故称天言命,以宽牛之忧。明有命当顺受其正,在天非人所能焉。 

  陈祥道曰:命者,天之令;天者,命之所自出。孟子曰:“莫之为而为者,天;莫之致而至者,命。”是天以远而在彼者为言,命以近而在此者为言也。死生,非力之所能移,故言“有命”;富贵,非人之所能为,故言“在天”。然合而论之,则一而已。 

  缪播曰:死生者,所禀之性分;富贵者,所遇之通塞。人能令善之以福,不能令所禀异分。分不可易,命也。能修道以待贾,不能遭时必泰,天也。天之为言,自然之势运,不为主人之贵贱也。 

  朱子曰:命,禀于有生之初,非今所能移;天,莫之为而为,非我所能必,但当顺受而已。既安于命,又当修其在己者。故又言苟能持己以敬而不间断,接人以恭而有节文,则天下之人皆爱敬之,如兄弟矣。 

  唐文治曰:居易俟命,君子之学也,后天而奉天时者也。乐天知命,圣人之道也,先天而天弗违者也。敬者,敬天命也;“无失”者,念兹在兹,顾諟天之明命也;“恭而有礼”者,循礼以尽仁。“敬人者,人恒敬之;爱人者,人恒爱之”,民吾同胞,故“四海之内皆兄弟也”。此章虽系宽牛之忧,实与上数章论仁、论君子,及答樊迟“居处恭、执事敬、与人忠”之义,息息相通。圣门敬天命之学,不外乎是矣。 

  云门隐者按:不变与变也。命,受之于天,而立之于己也。顺受其正,守正;修其在己,立己。 

  【附录】 

  《论语集说》曰:死生曰有命,以言其气也,当顺其所禀而已;富贵曰在天,以言其理也,当安其所遇而已。皆非人力所能与也。 

  【相关材料】 

  宋、卫、陈、郑同日并灾,四国之民,必有禄盛未当衰之人,然而俱灭,国祸陵之也。故“国命胜人命,寿命胜禄命”。 

  人有寿夭之相,亦有贫富贵贱之法,俱见于体。故寿命修短,皆禀于天;骨法善恶,皆见于体。命当夭折,虽禀异行,终不得长;禄当贫贱,虽有善性,终不得遂。项羽且死,顾谓其徒曰:“吾败乃命,非用兵之过。”此言实也。实者项羽用兵过于高祖,高祖之起,有天命焉。 

  国命系于众星,列宿吉凶,国有祸福;众星推移,人有盛衰。人之有吉凶,犹岁之有丰耗,命有衰盛,物有贵贱。一岁之中,一贵一贱;一寿之间,一衰一盛。物之贵贱,不在丰耗;人之衰盛,不在贤愚。 

  子夏曰“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”,而不曰“死生在天,富贵有命”者,何则?死生者,无象在天,以性为主。禀得坚强之性,则气渥厚而体坚强,坚强则寿命长,寿命长则不夭死。禀性软弱者,气少泊而性羸窳,羸窳则寿命短,短则蚤死。故言“有命”,命则性也。 

  至于富贵所禀,犹性所禀之气,得众星之精。众星在天,天有其象。得富贵象则富贵,得贫贱象则贫贱,故曰“在天”。 

  在天如何?天有百官,有众星。天施气而众星布精,天所施气,众星之气在其中矣。人禀气而生,含气而长,得贵则贵,得贱则贱。贵或秩有高下,富或资有多少,皆星位尊卑小大之所授也。故天有百官,天有众星,地有万民,五帝、三王之精。天有王梁、造父,人亦有之,禀受其气,故巧于御。 

  ———《论衡·命义篇》 

责任编辑:宋睿
相关阅读:

更多

中国孔子基金会微信

孔子网络台微信

孔子网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