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网上学堂 >习经典

一起学《论语》|述而篇——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

2018-09-04 09:21:00             比邻为美公众号

  

  【原文】  

  子曰:“甚矣吾衰也,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。” 

  【白话】  

  孔子说:“我实在太衰老了,已经很久不再梦见周公了。”

  【释词】

  衰:年老体衰。

  梦见周公:孔子壮盛时,志欲行周公之道,故梦寐之间,如或见之。孔安国:“孔子衰老,不复梦见周公。明盛时梦见周公,欲行其道也。”

  陈祥道:“形接为事,神遇为梦。事见于有为,梦出于有思。”

  《此木轩四书说》:“周公之见,其精诚之极乎?”

  周公:姬旦,周文王之子、武王之弟。武王崩后,辅佐周成王,奠定周朝的大业。受封于鲁国,其长子伯禽代之就封。 

  【先贤精义】 

  程子曰:孔子盛时,寤寐常存行周公之道;其老也,则志虑衰而不可以有为矣。盖存道者心,无老少之异;而行道者身,老则衰也。 

  张栻曰:夫子梦见周公之心,周公思兼三王之心也。方夫子盛时,庶几道之将行,以周公之事业措之天下,虽梦寐间亦思存周公之为,而若见其人也。至于既老而力衰,知道之终不可行也,故曰久矣不复梦见焉。

  刘宗周曰:昔者夫子好古以学,夜则亲见文王、周公旦而问焉,盖用志如此其勤也。及其老而气则衰矣,气衰而志不足以动之,故梦寐之间无复感通会晤之兆,亦年运之常也。

  《论语正义》曰:夫子日有孳孳,不知老之将至,至是血气益衰,力极疲顿,无复从前之精专,故有此叹。案:周公成文武之德,致治太平,制礼作乐,鲁是周公之后,故周礼尽在鲁,夫子言“舍鲁合适”,又屡言“从周”,故缀周之礼。其修《春秋》,绳之以文武之道,成一王法,与周公制作之意同也。

  《论语义疏》曰:夫圣人行教,既须德位兼并,若不为人主,则必为佐相。圣而君相者,周公是也,虽不九五而得制礼作乐,道化流行。孔子乃不敢期于天位,亦犹愿放(仿)乎周公,故年少之日恒存慕发梦;及至年齿衰朽,非唯道教不行,抑亦不复梦见,所以知己德衰。

  《论语稽》曰:《周礼》梦有六:“一正梦,二噩梦,三思梦,四寤梦,五喜梦,六惧梦。”《列子》云:“六者,神所交也。”王昭禹云:“思梦,若孔子之梦见周公。”则是孔子往者思为东周,故梦寐之间得见周公。及道久不行而行年已老,无复此志,其平日既乐天知命,淡然无欲,故寝时亦心神安泰,无复有梦。此亦一身昔盛今衰之验也。

  徐英曰:孔子尝欲为东周于鲁矣,此言周公之盛世不可及身复见,自叹衰老,终不得见用于世以致周公之政矣。 

  白石钱氏曰:圣人心乎济世,死而后已。此亦托辞,以叹吾道之终不行也。

  钱穆曰:此孔子自叹道不行,非真衰老无意于世。 

  《四书解义》曰:盖孔子志在行周公之道,原不因年而有异,虽自叹其不梦周公,终何尝一日忘周公哉?夫孔子之不忘周公,乃孔子之不忘天下万世也。 

  【附录】 

  《吕氏春秋》曰:盖闻孔子、墨翟昼日讽诵习业,夜亲见文王、周公旦而问焉。用志如此其精也,何事而不达?何为而不成?故曰精而熟之,鬼将告之。非鬼告之也,精而熟之也。

  《论语学案》曰:何以不梦见尧舜禹汤文?曰道统自周而及孔,则周公其祢也,故亲而易感。然则今何以不梦?曰此圣人归根复命消息也。

  《潜夫论·梦列篇》曰:凡梦有直有象,有精有想,有人有感,有时有反,有病有性。孔子生于乱世,日思周公之德,夜即梦之,此谓意精之梦也。

  《岭云轩琐记》曰:梦虽幻境,莫非由尘根感触而生者。善学者不惟勤勉所行,尤当检省所梦。若所梦见不得天地鬼神,是真见不得天地鬼神,不当以幻境自恕。昔贤者梦人寄椒,偶思取用,醒而自恨其欺者是也。 

  

责任编辑:宋睿
相关阅读:

更多

中国孔子基金会微信

孔子网络台微信

孔子网客户端